河北邯郸:电子烟线下门店数量暴涨源于各大品牌开店补贴

2021-11-15 14:47:46

在河北邯郸某县,林浩(化名)原本计划在“东、西、南、北、中”开五家店,以赢得整个县城的电子烟市场,但开了三家店后,他发现“现实根本不是这样。期望与事实相差太远。”

“现在用户就这么多,多开几家店不会增加销量。” 林浩说,以前他开店的时候一天卖两三套,现在两三天就卖一套。

不仅仅是林浩做生意难。第一财经记者采访了多位三四线城市的店主,都感叹电子烟生意不如以前,微利甚至亏损。他们认为,部分原因在于门店数量的增长已经超过了用户数量的增长。

本轮门店数量激增源于各大品牌的开业补贴活动。在线上禁令的背景下,在疫情得到有效控制后,从2020年下半年开始,电子烟线下“开店大战”正式打响。

此次促销中,百万元补贴主要包含在装修材料和商品补贴中。有店主感叹“套路很多”。如今,无论商品补贴多少,大部分只能成为库存积压。

2021年3月下旬,在电子烟将参考卷烟监管的消息发布后,业界依然看好,但此后,线下门店的销售情况一直不尽如人意。面对现状,部分品牌改变了原有策略,将推出长期补贴扶持计划。


电子烟生产 电子烟设计

一次性电子烟


《线下战场》

记者采访当天,林浩骑着电动自行车来回14公里,为顾客送烟弹。“就赚20块钱,跟送菜差不多。”

一个县有七八家专职电子烟店,二十到三十家兼职销售网点。留住客户不容易,需要更全面的服务。在邯郸市区,电子烟店比较密集。不少悦刻店主表示,全市至少有30、40家悦刻门店。

RELX悦刻是电子烟的领导品牌。将于2021年1月在纽交所上市。 据CIC(China Insights Consultancy)报告显示,截至2020年9月30日,RELX悦刻品牌已占领国内封闭式市场。电子烟市场62.6%份额。RELX悦刻表示,截至2021年第一季度,中国有1.5万家专卖店。

禁售后,2020年1月,悦刻启动“361”计划,未来三年共投入6亿元,助力悦刻门店10000家。此时,RELX悦刻的线下门店(STORE)已经覆盖了300多个城市,总数超过1500家。

除了专卖店外,RELX悦刻还布局网吧、烟草酒店、酒吧等生活场景,还将为开店材料提供商品和赠品补贴。凭借强大的线下推广,RELX悦刻迅速占领市场。

2021年之前开业的店主可以明显感受到业绩的下滑。去年7月,王艳(化名)在邯郸市区开设了一家RELX悦刻店,耗资10万元。开店后生意红火,于是陆续开了两家店,但现在生意不如以前了。

“流行的时候,很多根本不抽烟的人都来试了,很多人感兴趣,现在没有以前流行了,竞争也很激烈。” 他说,目前只有一家商店盈利。

除了悦刻之外,其他品牌也紧随其后。截至2020年10月末,电子烟品牌游子(YOOZ)专卖店数量突破1000家。一个多月后,柚子(YOOZ)门店已开张,在建和即将开业的专卖店数量超过2500家。

2021年3月22日,工业和信息化部印发《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烟草专卖法实施条例》(征求意见稿)的决定》,工信部研究起草工业和信息化部、国家烟草专卖局。此次修改是在《烟草专卖法实施条例》的补充条例中增加一条:“电子烟等新型烟草制品,参照本条例有关卷烟的规定执行。” 这也可能是电子烟线下门店销量翻番的时间点。

当时,电子烟品牌负责人告诉记者,今年线下市场的竞争是“投资战”加“补贴战”,对各个品牌的补贴力度都加大了。以柚子为例,年度“万店计划”于2021年初启动,促销期间单店补贴最高可达118万元。它将门店类型分为5个等级,最低等级为“单店补贴零售总额累计约11万元”。

电子烟行业人士王兴(化名)表示,各家公司的补贴都是现金+补货的形式,只有在店主购买商品后才能获得补货,这对双方都有约束力。过多的补贴肯定会影响品牌商的利润。至于会不会造成亏损,要看补贴的周期。从长远来看,它绝对不会亏本。

然而,市场失衡已经出现。对于大多数三四线及更多下沉市场而言,门店的增长已经超过了市场需求。近日,鱼子创始人兼CEO蔡跃东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市场的下滑是有目共睹的。舆论环境对电子雾化行业产生了一定影响,出现了老用户流失、新用户减少等现象。全行业门店数量增速在一定程度上超过了用户数量增速,导致单店用户分流。

《县城内卷》

2020年7月,看到朋友抽电子烟,原本抽烟的林浩也开始尝试。庭审后,他感觉非常好。使用电子烟一个半月后,他彻底戒烟了。他认为这可能是一个商机。当时县城没有电子烟专卖店,只有几个零星的销售点,或者需要从微商那里购买。

“半年多来,正规专卖店有8家,手机店有20、30个销售点。” 林浩说,他所在的县城并不大,主要是一个直径3公里的区域,一片繁华。大小约1公里,几家专卖店都挤在一起。

2020年9月,林浩开始开店,想选择RELX悦刻,但当时已经有店了,另外一家也即将开业。询问后得知,每个县城只能有两家店,不能更多。一个月后我再问,之前开店补贴也取消了。于是在十月份,林浩开了一家柚子店,这是他使用的第一个品牌。

从签约到开店,历时1个月。林浩选择了县城中央商场步行街入口处的地址,这里是人流量最大的地方。店铺租金约2000元/月,员工工资2000元/月。开业一个月营业额可达3万元,春节期间甚至可达4万元。利润可观。

林浩正计划在县城再开几家店,他雄心勃勃地期待着掌握整个县城的电子烟市场。2021年1月,再次联系RELX悦刻,次月交了5000元定金,此时有开店补贴。

由于延迟完成店铺的租约电子烟品牌加盟,店铺一直未能在5月份开业。让林浩不满的是,此时,距离他选择的地址还有200米,已经有一家RELAX店率先行动了。他说,他已经交了保证金来占据这个位置,他不应该在这么近的范围内开店。林浩取消本次加盟,要求退还5000元押金,但账户近3个月未收到,“还在排队等退款。”

至于宣传中诱人的开店补贴,大多数店主收到的都是展柜、货架等材料补贴,以及商品补贴,而现金补贴较少。为防止店主安排补贴,补贴一般分多次发放,至少三个月后发放完毕。

林浩也发现了一些“陷阱”。起初,林浩觉得补贴商品还不错,后来发现这些商品不好卖,而且大多是烟杆。“我曾经问过厂家,他们说这次补贴的是一个烟弹,我手里却是一根烟棒。” 他说,因为厂家补货要先到省代理,再到市代理。,最后去了店里,原来的货可能中间换了。

现在林浩积压了四五百支烟,“没人要”,成本将近四五万元。“就算一天卖一个,也要卖一年多。” 现有用户手里都拿着香烟棒。如果专卖店有售后服务,两三年内可能不会更换,没有新用户就没有消费。“烟弹的利润很低,30、40元一个,但经常被人买,只要补上,就没有损失。” 他说。

另外,品牌的补货是以零售价给掌柜的。林浩说,比如,给店主补2万元的货,店主买的话,只要7000元。

今年5月,林浩转投另一家电子烟店和小众品牌的集合店。开张后,生意似乎很冷清。一开始觉得因为这是新店,过一段时间会好转,没想到两家店还在亏本。“以前一家店卖3万元,现在三店卖3万元,刚刚达到不亏本的状态。”

市场有待监管

如何在市场上竞争取胜,是每个店主都在考虑的事情。距离林浩的柚子店几百米处,是另一家电子烟店。他说不想打价格战,大家都想上门。“你卖240元,他卖220元;你卖210元电子烟品牌加盟,他卖200元,恶意竞争,我也找人发传单。”

除了“价格战”,还有一些市场扰乱者。不少店主表示,最恶心的是在数码、电信等店铺销售电子烟的商家。这些产品的价格都远低于市场价,而且充斥着假货。他们不考虑消费者是否未成年。人们。

保定小野电子烟店老板石静(化名)说,亲戚家的孩子上初中。多样化,孩子抽烟,影响特别大,家长看了觉得不是什么好事,孩子不了解假货的危害。

王兴告诉记者,无论是行情好还是行情不好,都很难杜绝假货和不合理的价格。这不一定与频道有关。例如,如果一家专卖店关门了,店主可能会以超低的价格处理手中的库存。这种情况如何处理,将考验一个品牌的能力,处理不好,将扰乱整个渠道市场。一个电子烟品牌能否做好渠道管理,也是其价值的重要体现。

林浩所在县城常住人口不到10万,公众对电子烟的接受度也非常有限。他说,对于抽传统香烟的30多岁和40多岁的人来说,对电子烟的接受度是最低的。部分单位工作人员因工作场所要求不能吸烟或家里有孩子。所以选择电子烟。“如果你会抽烟,你肯定不会选择电子烟。” 林浩说道。

在县城也很难找到年轻的潜在用户。林浩认为,这里没有大学,在县城月薪两三千元没有前途。年轻人可能会外出学习或在工厂工作,留下的只有孩子,妇女和老人。一些县城经济发达,有高校、工厂,“可以开20家店”,但他所在的县城只有一所全封闭的高中。

“我一个朋友在电子厂旁边开了个店,一个月能卖10万元。店里挤满了20多岁的年轻人,很多人都抽烟。” 他说。

王兴表示,目前市场不景气是由多方面的原因造成的。有来自监管、舆论、市场:严格监管导致一些从业者恐慌,扩大市场的积极性降低;各种负面舆论对电子烟抹黑、断章取义,对消费者造成威胁;今年前两季度各品牌门店的快速扩张,使得单店利润在短期内被摊薄,培养更多用户还需要一段时间。

县城8家门店中,1家已关门,1家贴牌转让。林浩从店主那里得知,如果几天内不能转让,他将继续经营。林浩表示,一些销售不佳的门店已经选择关门或转让。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会坚持下去,观望他们是否会好转,但一般很难坚持多久而不赔钱或赚钱。林浩的柚子店开了快一年了,现在老店会补贴房租,每个月有四五百元的赡养费。

蔡跃东在上述采访中表示:“短期的开店补贴不是长久之计。未来,我们将带来更完善、更长远的补贴支持计划。只要店主认可这项业务,愿意长期经营,那么YOOZ柚子就会继续做他提供补贴和帮助,让双方真正成为利益共同体。”

今年4月,林浩去了一个电子烟展,开店补贴还在紧锣密鼓的进行中。他觉得正是因为乐观,才过于乐观。他觉得这个市场特别大,现在每一个进展会的人都被种草了。就算他的两家新店亏本,现在他们也会继续维持下去,至少要等一两个月才能把补贴全额发完。

对于从一开始就想开两家店的石静来说,她还在计划开第二家店。2021年5月开店后,月收入3万元。虽然不如她原本的设想,但还是有一些收获的。

首页
产品
新闻
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