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第一支电子烟“如烟”诞生时,它的创始人是中国药剂师韩立

2022-03-01 10:37:33

在世界第一支电子烟“如烟”诞生之时,其创始人、中国药师韩立可能从未想过,这款减害产品未来会发展成一个巨大的产业。

艾媒咨询发布的《2021年全国电子烟市场渗透率》数据显示,第一名的美国市场渗透率达到38%,第二名是日本,渗透率30.3%。根据《2021年电子烟行业蓝皮书》,截至2021年11月,国内电子烟零售市场规模145亿元,出口规模达到1383亿元,其中一半销往美国。

不过,围绕电子烟的争议依然不少,部分投资者对电子烟行业仍持悲观态度,这在二级市场的股价变化中体现得最为淋漓尽致。随着监管政策的逐步实施,悦刻母公司雾芯科技和全球雾化技术制造巨头Smol的股价均出现大幅下跌。

电子烟行业真的是悲观主义者想的那样吗?也许,并非如此。

图片来自 Canva Paintable

路在哪里?

2021年3月,工业和信息化部、国家烟草专卖局研究起草《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烟草专卖法实施条例的决定(征求意见稿)》,参照对电子烟等新型烟草制品参照本条例执行我国卷烟相关规定。该法规引起了市场的关注,尽管大多数电子烟公司都准备好接受监管,但许多投资者仍然感到不安。

当然,无论二级市场的态度如何,“电子烟市场将迎来更加有序的发展”这一事实是毋庸置疑的。早在几年前,海外电子烟市场就推出了AFORN、TPD等电子烟相关标准,率先制定行业规范。行业初步监管后,海外市场对电子烟的监管只会越来越严格。

一个例子是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近年来正在加强对PMTA(烟草产品上市前申请)的审查,要求申请人提供足够的科学证据来证明产品的减害特性。截至 2021 年 10 月,FDA 已向超过 323 家制造商发出营销拒绝令。

这无疑反映了一个趋势:随着全球电子烟市场监管趋于加强,市场对企业技术和制造的要求将更高,达不到标准的将被淘汰。那些在产业链上积累深厚、研发制造能力强的龙头企业将进一步得到巩固,行业马太效应将更加明显。另一方面,行业竞争的激烈程度也将进一步升级,专利战很可能成为巨头们常用的杀手锏。

在电子烟行业的野蛮成长阶段,很多厂商会选择通过野型烟杆、野型烟弹、产品抄袭等方式在市场上寻求立足点。在安全、质量、监管化监管的时代,通过研发积累了很多专利的巨头们,用法律武器轻而易举地把他们踢出去,就像宁德时代在电池赛道上所做的那样。

一个例子是,去年10月,雾化技术巨头斯摩尔向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提交了“337调查”申请,指控美国、加拿大等地的38家公司和个人侵犯其专利和商标,要求ITC 发出排除令。和限制令。值得注意的是,这也是中国企业首次通过“337调查”独立作为原告起诉境外企业。

监管的加强,给电子烟行业带来了秩序的开始。一旦市场走上正轨,更先进的技术可以推动行业发展畅通无阻。回顾电子雾化行业近20年的发展历程,正是一个又一个的创新推动了行业的进步和发展。从电子雾化加热技术的出现,到雾化芯从棉花到陶瓷材料的更替,在行业革命的关键节点上,多轮技术创新让消费者有了更多的选择。

在技​​术导向的背景下,以Smol为首的行业推动者和“技术创新者”将引领行业走向何方?

图片来自小

“雾化技术一哥”宫守道

回顾电子雾化的发展历史,不难发现这是一个比较典型的供应链驱动的产业。供应链对品牌方的影响最终传递到消费者层面,即消费者的实际产品体验。就像新能源赛道一样,随着宁德时代等电池巨头在技术层面的不断演进,越来越多的主机厂商的机型拥有超长续航,最终惠及消费者。

2016年,Smol研发出第一代“FEELM”陶瓷芯技术。凭借这种多年来行业领先的解决方案,Small赢得了英美烟草、NJOY、RELX等主要客户,成为他们的“无与伦比的选择”,获得了宝贵的定价权。而这些稳定的大客户反过来又帮助Smoor不断提升其全球市场份额电子烟工厂,并在2019年成为全球最大的电子雾化设备制造商。

Smol之所以能够突破深圳“雾谷”无数电子烟企业的围攻,成为王者,对技术的追求无疑是关键——早在创业之初,就已经不遗余力加大技术投入,打造高端产品。高不可攀的技术壁垒,这从Smol快速增长的研发支出就可以看出来。

从财报来看,从2016年到2020年,Smol的研发投入增长了近3倍。2021年上半年,思迈的研发支出再次同比增长13.1%,研发团队人数占员工人数的比例超过50%。

在研发投入方面,花钱不一定能解决问题,但不花钱,很可能解决不了问题。放眼全球,优秀的企业总是做出同样的选择,在保持市场领先地位的同时,不断加大研发投入。Smol 也是如此。目前,其研发支出同比增速已与谷歌、苹果、华为等科技巨头持平。

从目前来看,苹果、特斯拉、英伟达的市值屡创新高。但如果把时间线往后推10年,不难发现,我们曾经认为的高点只是它们的中途点。

现在,Small 正处于这样一个阶段。让我们来看看持续的高额研发投入给Smol带来了什么。

福永电子烟工厂_电子烟工厂_电子烟工厂口味王电子烟30

专利方面,截至2021年12月31日,思摩尔共申请专利3326件,其中授权专利1549件,发明专利申请1526件,授权发明专利299件。

自动化方面,思迈早在2019年就推出了全流程自动化雾化器生产线,目前单线设备产能已达到7200UPPH,一次性通过率达到99%以上,直接人工成本节省90%以上。不仅如此,思摩尔还将在2021年实现电池棒的自动化生产,成为行业内唯一实现全流程、全流程自动化生产的企业。从市场消息来看,英美烟草采用了Smol的全自动生产线,RELX悦刻也在与Smol商谈共建专属智能工厂。

市场占有率方面,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最新报告,2020年Small在全球电子雾化市场的市场占有率将达到18.9%,排名第一,远超第二-市场之和前5名的份额。此外,Simer成熟的PMTA级检测实力(某品牌商的某款电子烟产品一旦通过PMTA,就意味着该产品的参数是固定的,供应链无法轻易更换),这足以说服品牌继续与它保持深厚的联系。建立的关系。今天的Smol之于电子烟,正如宁德时代之于新能源汽车,是各大品牌无法替代的存在。

加码技术壁垒需要立足现在,着眼未来,这也是优秀科技公司的共同选择。就像Smol的“应用一代、储备一代、预研一代”的技术战略,现在很好,但未来总是更好。

FEELM Air,图片来自Smol发布会宣传

今年1月18日,Small在英国伦敦推出新一代电子雾化解决方案FEELM Air,引领行业进入超薄时代,为行业发展拓展增长空间。据悉,FEELM Air采用纳米级真空镀膜工艺,在减害、回味、漏液率、能效比等方面均有较大提升,被誉为全球超薄雾化解决方案。

目前,全球电子烟行业仍处于发展初期,集中度还在提升中。基于此,我们可以大胆判断,未来Smol的市场份额将稳步提升。而再次受到投资者青睐也只是时间问题——事实上,自FEELM Air解决方案发布以来,中金公司、华泰证券等券商都给予了“买入”评级。华泰证券在研报中还指出,Smol的新一代解决方案开启了雾化技术的新纪元,有望进一步提升公司产品实力电子烟工厂,巩固市场主导地位和竞争壁垒。

与同为顶级技术和制造解决方案提供商的宁德时代相比,Smol的价值远未在二级市场上体现出来。据SNE Research报告显示,宁德时代在动力电池市场的份额在去年1-11月达到31.8%,目前市值1.33万亿元;占据电子雾化市场18.9%,上市以来市值仅为5000亿港元。不难想象,当雾化行业的其他潜力被发现时,市场势必会重新审视这家雾化科技巨头的投资价值。

雾化行业的中场休息时刻

诚然,Small 在电子烟领域已经确立了足够的地位,以至于大多数投资者在研究电子烟行业时都不能忽视它。但事实上,Smol的增长潜力并不仅限于电子烟领域——从市场趋势来看,电子雾化技术已经开始在各行各业发挥更重要的价值。

一个典型的例子就是吸入式雾化器经常被用于治疗哮喘等呼吸道和肺部疾病的患者,其中当然也包括在全球肆虐的新冠肺炎。今年6月3日,中国工程院院士陈薇公开表示,疫苗不仅可以皮下注射,还可以通过鼻腔喷雾吸入。与皮下注射相比,鼻腔喷雾/吸入新冠疫苗所需剂量仅为前者的五分之一,且可形成黏膜免疫。

中商产业研究院的一份报告显示,2019年,全球吸入治疗雾化器市场规模达到65亿美元,到2026年,这个市场有望达到101亿美元,年复合增长率(复合年增长率)。) 约为 6.5%;在中国,2019年该市场规模为17.28亿,同比增长22.12%。中商产业研究院在报告中预测,2021年国内吸入雾化器市场规模将达到25.1亿。

值得一提的是,Smol已经在医疗和大健康市场积累了一定的积累。2020年4月,与AIM ImmunoTech签署材料转让与研究协议(MTA),在中国开展AIM旗舰药物安普利近雾化吸入给药装置的疗效研究。从这次合作中,或许可以看出斯莫尔未来的发展路线——以药械一体化的方式,与药企进行深度捆绑合作。

2021年1月,Small与Aletech Holding Limited、CITIC Lyon签订配售认购协议,拟以折让7%的价格配售6,000万股,募集巨额资金44.46亿港元。. 根据披露的文件,这笔资金的用途之一是“增加对医疗保健和制药行业电子烟设备的研发投资”。

图片来自 Canva Paintable

其他值得关注的赛道还有医学美容——医学美容对雾化仪器的需求量很大。如今医美普遍采用注射等有创方式,如改用类似于医用雾化吸入的透皮吸收方案,可有效减少消费者对有创恢复期的疼痛恐惧和无助感,为消费者提供有效、便捷的医美新选择。

放眼世界,医美市场依然是一片广阔的天地。根据Markets&Research的数据,目前涵盖注射剂、能量设备、外用药物等产品的全球医疗美容市场价值120亿美元,预计到2028年将增长至250亿美元,复合年增长率(CAGR)为11%。在这个市场上,基于能量的美容设备类别目前估计接近 40 亿美元,预计到 2028 年将以 12% 的复合年增长率 (CAGR) 增长到 80 亿美元。

牛财静注意到,斯莫尔的工厂之一“东莞市思尔科技有限公司”的化妆品生产许可证申请已于去年8月20日获批,并获得了两家护肤品单位的生产资质。水和奶油。有分析认为,这可能标志着Smol美容雾化产品的研发已经到了最后的批量验证阶段。

那么,Smol从医疗、医美等赛道能获得多少增长呢?

关于这个问题,或许来自日本的医疗器械巨头欧姆龙能给我们一些启示。公司产品阵列包括血压计、雾化器、低频治疗仪等,市值高达1.91万亿日元。根据其 2019 财年(截至 2020 年 3 月 31 日的财年)报告,医疗硬件业务创造了 1120 亿日元的收入,其中医用雾化器占 11%,即 123 亿日元(约合人民币 81 亿元)。

另一个可以参考的例子是Candela Medica,一家老牌医疗美容设备供应商,去年10月准备上市,估值17亿美元。根据招股说明书,它已将截至 2021 年 6 月 30 日止六个月的 EBITDA 调整为 3800 万美元。

可以预见,雾化医疗器械和医美领域的市场增长空间巨大。作为雾化器制造巨头之一,Smol的入局可以为企业的发展带来更多的可能。

当我们对新产业、新巨头的认识还比较模糊的时候,不妨看看历史。2011年,电动车市场仍不明朗。在特斯拉、比亚迪等先行者找不到北的时候,曾玉群认为动力电池会有很大的发展前景。为此,他甚至愿意离开“舒适区”ATL,建立宁德时代。也正是因为他的豪赌,才有了如今二级市场上“亿万王宁”的传奇。之后,稳坐万亿宝座的宁德时代依然不甘心——就在1月18日Smol发布新一代雾化技术解决方案的同一天,宁德时代旗下时代电气服务也发布了它自己的替代品。

就像过去曾玉群把财富赌在新能源赛道,如今宁德时代进入换电赛道一样,Smol也有自己的“赌注”——以技术投入和专利积累为筹码,这家制造业巨头或许还能立足于看好药械、医美等市场开拓新天地,在二级市场留下自己在科技行业的传奇。

首页
产品
新闻
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