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FDA首次批准电子烟销售,雾芯科技股价大涨15.1%

2021-11-11 12:33:40

电子烟生产 电子烟设计

冉维(ID:chaintruth)原创

冉彩静 制片人

作者 | 张琳

编辑 | 饶霞飞

虽然电子烟一直饱受争议,但这并不影响市场对它的兴趣。尤其是日前,美国首次对电子烟进行合法授权,将电子烟推上了热搜。

10月13日,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宣布,将允许雷诺烟草公司销售其三款Vuse电子烟产品。这是 FDA 首次批准电子烟在美国市场销售。此前,电子烟行业在美国一直面临严格监管。

受此消息影响,10月13日,电子烟品牌RYK母公司五芯科技(RLX.US)股价飙升15.1%。截至燃财经记者发稿,五芯科技股价已上涨至每股92美元,市值79.670亿美元。有分析人士告诉冉财经,雾芯科技的股价波动明显受到消息的影响。不过,尽管五芯科技的股价自上市以来一直在下跌,但其整体盈利能力相对稳定。雾芯科技股价的反弹,或许反映了泡沫破灭后电子烟行业的常态。

正如分析师所说,同花顺数据显示,雾芯科技2021年一、二季度净营收分别为24.0亿元(3.70亿美元)和25.@ >4亿元(3.90亿美元),同比分别增长550.70%和256.69%。其归属于母公司的净利润在2021年第一季度亏损2.670亿元,2021年第二季度净利润8.24亿元之后,同比增长 829.20%。

业内人士表示,五心科技净利润的增长一方面与其单店收入的增长有关,另一方面与其不断扩大的门店数量密切相关。“当然,整个行业都在监管之下,并在不断走向监管。”

2017年前后,电子烟悄然走红。2019年被市场称为电子烟元年。随着资本的涌入,创业者的涌入,电子烟市场变得“火爆”。然而,在经历了线上禁售和线下新冠疫情的双重打击之后,曾经上市的电子烟已经沉寂了一年多。

虽然电子烟品牌陆续上市,但整体表现不尽如人意。比如成立于2018年的Fogcore Technology,终于在2021年在美国上市。虽然上市后股价从每股12美元的发行价上涨至每股35美元,但今年2月以来,Fogcore技术一直在下降。,虽然在4月和5月反弹,但在今年8月,其股价已跌至最低3.7美元/股。

不过,虽然二级市场并不稳定,但电子烟在一级市场的表现似乎还可以,甚至迎来了小波融资。

天眼查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电子烟融资10笔,最高融资额2亿美元,包括威塔、小野、柚子等知名电子烟品牌。西武。

这是否意味着2020年冬天过后,电子烟行业正在复苏?对此,易观新消费行业高级分析师李英涛告诉冉彩静电子烟品牌,触底回升的周期性发展是必然规律。除非电子烟市场被彻底禁止,否则去年寒冷的冬天将是底部。“相比未来电子烟市场广阔而无限的市场空间,投资机构愿意承担一定的全面禁售风险。”

威塔电子烟创始人刘东元告诉冉彩静,现在说电子雾化行业会复苏还为时过早。寒冬过后,还有“春寒”。2021年是行业洗牌之年。一些顶级品牌在上半年开设了门店,但几个月后,这些匆忙开设的门店很多都关门了。这家店的老板是用韭菜切的。“一些小品牌要么消失,要么被收购,渠道层面可以用‘煮’二字来概括,熬过‘冷泉’就是胜利。”

电子烟今天仍然是一项好生意吗?正如资本市场习惯了“追风”,从业者也在用实际行动表达对行业发展的期待。

电子烟品牌创始人王军,去年3月才进入电子烟行业。他向冉财经透露,自己的品牌已经盈利,目前已经完成1000万元融资。对于行业未来的发展,王军表示有信心,“电子烟有其特殊性,监管政策只是制定行业标准,而不是扼杀整个行业,反而会促进健康发展。的行业。”

厦门的李强今年3月才进入电子烟行业,目前已经陆续开设了两家专卖店。在他看来,虽然很难创造一个富人神话,但电子烟仍然有利可图。“进入门槛低,利润也公道。毕竟我觉得电子烟还是个不错的生意。”

王军和李强的态度指向同一个方向——“监管虽然严,但只要操作合规,就有发展空间。”

事实上,近年来全球雾化设备市场规模稳步增长。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数据,全球电子雾化设备市场从 2013 年的 14.090 亿美元快速增长至 2018 年的 51.47 亿美元,复合年增长率。是 29.6%。随着全球需求的不断增加,预计2023年全球电子雾化设备市场规模将进一步达到283.940亿美元。

从市场分布来看,美国是电子雾化设备最大的消费市场。数据显示,2019年,美国占全球电子雾化设备市场的57.1%。但是,我国目前的普及率很低。预计随着电子烟和医疗雾化设备的普及,电子雾化设备的渗透率将提高,叠加的潜在消费群较大,未来发展空间可观。

根据天眼查的数据,目前在中国有超过12.10,000家企业名称或业务范围包含“电子烟、电子雾化器”,其状态为经营、延续、迁入或迁出。烟草相关企业。从业务类型来看,61.37%的关联企业为个体工商户,37.18%的关联企业为有限责任公司。在注册资本方面,近80%的电子烟相关企业注册资本不足100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大量企业涌入外,不少与电子烟相关的企业也被市场淘汰。根据工商登记,天眼查数据显示,今年以来,我国已有超过3837家电子烟相关企业被注销。

对此,李英涛指出,短期内,电子烟市场仍处于成长初期,会有不少企业和资金涌入。随着竞争的升温,企业获得一定规模的利润将更加困难。在市场逐渐稳定和规范后,行业将迎来进一步的洗牌和整合,大量企业将被淘汰。

刘东原则上表示,电子雾化行业的未来一定是光明的,中国电子雾化市场潜力巨大。在品牌层面,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电子雾化行业将呈现多国强国的局面。

谁在抽电子烟?

在十字路口电子烟品牌,一边开车一边等红绿灯的何军,巧妙地拿起了电子烟,缓解了堵车带来的烦躁。

在他看来,开电子烟不需要弹灰,不用点烟,随时放下,也不用担心烟头掉进车里。更重要的是,车内不会有烟味。

何君是个“老烟民”。为了自己的健康,他不止一次想过戒烟,但都没有出问题。2019年他第一次接触电子烟,“当时身边有人抽烟,听说可以戒烟,我也想试试。”

何军告诉冉才静,试过之后,他发现用电子烟戒烟根本不现实。“我抽电子烟和传统香烟一起抽,因为电子烟不受场合限制。即使在室内,我也可以随时拿起它们并吸几口。相反,我更常吸烟。如果没有电子烟,就算我对它上瘾了,不管有多大,你在公共场合也必须是一个忍者,但它会减少吸烟的频率。”

他强调,不仅自己戒不掉,在选择电子烟戒烟的朋友中,也没有成功案例,“包括最先让我接触电子烟的那个朋友”。

90后少女云韵和何君一样有着多年的吸烟经验,不同的是,她选择抽电子烟不是为了戒烟,而是为了在非吸烟场所实现“吸烟自由”。

云韵在上大学的时候就开始抽烟了。当她和朋友在酒吧聚会时,她看到一个朋友在抽电子烟。出于好奇,她随便尝了一口,顿时就喜欢上了。

电子烟生产 电子烟设计

云云告诉冉彩静,口味的多样性是电子烟吸引她的主要原因。“我记得我第一次抽的电子烟是鸡尾酒,味道很特别,呼出的味道和我平时喝的鸡尾酒真的很像。现在,水果味是很传统的电子烟口味有北冰洋、绿豆沙、芋泥波波等奶茶口味,最近很火。”

公共场所禁烟令颁布后,云韵更离不开电子烟。“公司开完会两三个小时就开工了,领导都在。出去抽烟肯定不合适。大家齐声买了电子烟,开会时喝了几口提神。”

与云韵不同的是,1995年出生的女孩小怡没有抽烟的习惯。她的第一支电子烟是朋友送给她的生日礼物。对于抽电子烟的原因,她笑称是“跟风”。

燕空最初被电子烟的美丽所吸引。“许多电子烟的外观都很好。男孩女孩们把它们挂在胸前,它们就成了时尚单品。” 小怡看到朋友的电子烟,说她也想试试。很快她就到了。我在生日那天收到了这份经久不衰的生日礼物。

小一告诉冉才静,他身边抽电子烟的女生比男生多。“女孩喜欢美丽,不想要香烟的呛人气味。对于女生来说,电子烟可以很好的解决这个问题。电子烟多为水果味,香甜可口。友好一点。”

对于小怡来说,电子烟就是她自己的减压神器。“我在公关公司工作,工作强度很高,累了就吃几口,感觉很轻松。” 小义说自己没有上瘾,所以每个月在电子烟上的支出并不大。“99元三颗,够我抽一个月的烟了。”

小伊自嘲一笑。比起吸电子烟,她更喜欢买电子烟壳。看到同事或朋友的电子烟的外壳或链条好看,小怡就会让对方给链接或者让他买,所以经常被朋友取笑。

操作员状态

高价值、健康、社交、戒烟、年轻人的生活方式,在包装下,烟熏电子烟催生了巨大的市场。

据天眼查数据,去年中国电子烟市场规模增至83.3亿元。目前,我国已建立了12.10,000多家电子烟相关企业,其名称或经营范围包括“电子烟、电子雾化器”,其状态为活跃、存在、迁入或迁出。

仅在北京市朝阳区三里屯商圈的一个商场里,冉才景就看到了三间电子烟品牌专卖店。有别于传统烟草专卖店的陈旧装修,电子烟专卖店的设计风格时尚前卫,更符合年轻人的审美,门口显眼摆放免费试烟品牌. 这些都向年轻人传达了“吸电子烟是一种健康时尚的生活方式”的理念。

而且,相比于陈列密度更高的传统零售店,购物中心的电子烟专卖店似乎对地板的效率完全漠不关心。近60平米的店内,只有一个展示架和一个展示柜。更重要的是,冉才静观察到,在下午一点到五点的时间里,有3名顾客进店,只有1名顾客购物,这让原本冷清的店面更加“荒凉”。.

资深电子烟从业者王琦告诉冉彩静,现在年轻人是电子烟消费的主力军。他管理的电子烟中,近90%都卖给了年轻人。电子烟品牌的业务重点。

“在商场开设的专卖店,大部分都是品牌直营。它们存在的主要目的是宣传品牌,提高品牌调性。营业额并不是衡量其价值的唯一标准。” 王琦还指出,是因为消费了烟弹。,电子烟是一个复购率很高的生意。消费者首次线下体验购买后,通常会加入商家社区,通过商家邮件购买烟弹。因此,与其他零售业务不同的是,消费者对门店的访问率并不能准确反映门店的经营状况。

电子烟生产 电子烟设计

冉才静观察到,在购物中心对面的胡同里,有两家卖电子烟的店,一家是品牌专卖店,另一家是综合店,卖多个品牌。同时,电子烟也在主干道上相距仅500米的两个报摊出售。

“三里屯是一个人多、年轻人多的地方,除了附近写字楼的上班族,也有年轻人出于好奇进店体验购买,获得新客户相对容易。 ” 但王琦也表示,线路接受了。在监管政策的影响下,品牌通过密集开设线下门店来争夺市场份额,使得行业竞争日趋激烈,但给从业者带来更大冲击的却是电子烟品牌加盟和代理模式。不一致的定价。

电子烟品牌的创始人告诉冉财经,RELX悦刻的代理商现在越来越少了,因为RELX悦刻会强迫代理商开一家店,然后继续开更多店。许多代理根本不这样做。这个能力。而且,代理商之间的产品定价不规范,导致恶性低价竞争,代理商的权益得不到保障。

冉彩景要求悦刻核实此事,悦刻表示“以上均为谣言”。

李英涛分析,电子烟品牌疯狂的线下扩张会加速电子烟的快速传播,但也可能出现劣币驱逐良币,扰乱市场或造成重大事故,在用户心中形成不良印象并迎来更加严厉的市场监管。

除了实体店,电子烟的另一个销售渠道是微商。电子烟品牌的经销商王明告诉冉财经,与实体店需要支付固定金额不同,微商不需要本金。大部分品牌都支持“一件代发”,这让微商没有了投资和库存压力。“不过,和实体店相比,微商的进货价比较高,相对利润空间会小一些。比如我卖的品牌,实体店进货价在75-85元之间,而且微信110-120元左右。”

对于现在加入电子烟大军的众多微商来说,王明认为对行业的影响并不大。“虽然表面上看起来任何人的朋友圈里都有一两个电子烟卖家,但实际上他们基本上都是在做副业。规模很小。正是因为没有资金压力等门槛,任何人能做到,那就给大众一种‘微商大军’进军电子烟的错觉。”

电子烟品牌创始人王军也告诉冉财经,除了给代理商现金补贴和促销指导外,还有新店引流和区域保护政策。“总部不接受零售订单。像一些小代理商和微商,我们会直接推荐给区域经销商和专卖店,优先保护他们的利润。” 换句话说,通常情况下,专卖店也是微型企业。供应商。

RELX悦刻向冉彩静表示,《关于禁止向未成年人销售电子烟的通知》发布后,RELX悦刻已经将所有线上销售渠道下线。微商销售的RELX悦刻产品大部分是假货。为保护消费者权益,悦刻持续与相关部门合作,打击非法微信业务。目前,我们已开通微信业务举报通道,并向官方微信平台提交相关证据。截至2021年7月,共有2147个微信账号被平台封禁,不同程度封禁朋友圈。

有人看好电子烟?

天眼查专业版数据显示,2020年我国电子烟相关企业年注册量大幅增长,全年新增相关企业8万余家(全企业状态),年注册增长率高达96%。从季度来看,第四季度增幅最大,新增电子烟相关企业超过10000家。

值得注意的是,截至今年3月23日,截至今年3月23日,根据东部工商登记管理办法,天眼查专业版数据显示,电子烟相关企业共计3200余家在我国已被取消或撤销。其中,2020年被注销或撤销的企业近1000家,约占同等死亡程度企业总数的31%。

家住厦门的李强今年3月开了自己的第一家电子烟店。两个月前,他在家乡福建泉州开了第二家店。

“我朋友是厦门某电子烟品牌的总代理,这两年,我看到他赚钱了。” 但即便如此,他在进入这个行业之前还是有顾虑,担心整个行业会在政策监管下被抹杀。“朋友的话打消了我的后顾之忧。他说政策监管只会让行业更加规范,优胜劣汰、质量好、口味好、售后服务好的品牌才能支持到底。”

电子烟生产 电子烟设计

李强向冉才静介绍,他在厦门开店的启动资金大概不到8万元。“店面约11平米,月租5800元,交了半年房租,装修费1.5万元,进货3万元。因为是直接从代理,没有必要保证金。”

“第二家店在泉州开张,60多平米,行业发展到现在,已经过了风口期,说一个月能赚几十万可能不太现实,但利润是肯定的,否则我也不会一年开两家店。”

电子烟品牌创始人王军,去年3月才进入电子烟行业。他向冉才静介绍,该品牌一直都是盈利的,已经完成了数千万的融资。“品牌品质是关键,我们不是代工品牌,我们有自己的加工厂。”

王军告诉冉财经,其实在政策监管下,整个行业已经越来越规范,代工品牌的数量也在逐渐减少。“在目前的市场环境下,竞争越来越激烈。依靠代工厂,企业在研发创新上没有自主权,品牌没有核心竞争力。在同质化严重的行业环境下,他们很快就会被淘汰。”

“我们也有完善的加盟政策和支持体系,除了有明确的代理区域划分和定价体系来保障代理商的权益外,还有严格的红线政策,例如未成年人保护计划,要求代理商执行并接受监督……”

为了防止未成年人购买电子烟,早在2019年12月,RELX悦刻就发布了全球最智能、最严谨的向日葵系统。据悦刻称,该系统现在覆盖了所有悦刻门店的 100%。“当消费者进店时,智能摄像头可以快速判断TA的年龄。一旦有疑似未成年人进入,店员会立即收到系统警告提醒,顾客必须通过平板电脑上的‘姓名证件’付款前店内电脑只有核对数字人脸年龄三个等级才能顺利付款。”

在保护未成年人免受电子烟侵害方面,维塔电子烟也在2019年推出了基于AI人脸识别技术的未成年人验证系统,今年对该系统进行了进一步升级并免费提供。vitavp只限店主和销售人员,通过智能人脸识别和公安系统进行年龄验证,目前覆盖所有专卖店。

刘远东指出,政策对电子雾化行业来说是一把双刃剑。一方面,相关政策的实施将在一定程度上增加电子雾化创新的难度,削弱市场对行业的信心;但另一方面,电子雾化行业的环境需要规范。野蛮发展带来的混乱将在政策的影响下得到改变。不合规产品和品牌将加速淘汰和淘汰。最终将有助于电子雾化行业的健康长远发展。

王军也认为,只要规范运营,政策监管不仅会成为行业发展的障碍,也会成为整个行业健康发展的助推器。

即便面对强力监管,即便政策尚未全面落实,李强和王军依然看好电子烟赛道。对于现在想要进入市场的从业者,李强强调,一定要看好品牌。“现在电子烟品牌太多了,因为技术门槛低,对启动资金的要求也低。找个加工厂贴个牌子就可以做新牌子,所以新牌子市场上不时出现,但与此同时,许多破产案消失了。”

对于任何一个行业来说,消费者是决定行业可持续发展的关键,但对于电子烟行业来说,消费者甚至决定了整个行业的生死存亡。转换传统吸烟者或培养新用户?是帮助吸烟者戒烟还是会上瘾?还有电子烟对未成年人的影响。这些都是摆在行业面前的敏感话题,也是从业者需要面对的问题。

李英涛表示,资本追逐利润和竞争的必然趋势,促使企业努力开发更好的产品品味,以转化更多用户,但能够转化什么样的用户,并不仅仅取决于市场行为。因此,从长远来看,国家确实需要对电子烟市场进行强有力的监管,尤其是在网络渠道和广告营销媒体方面。

一位电子烟行业资深从业者告诉冉才静,电子烟和奶茶等许多新兴品类一样,也在经历一个从无到有、冲进、淘沙的过程。未来政策实施后,可能出现的“重税”和“垄断”,对于这个行业和这个行业的大多数人来说,并不是一个完全坏的政策。这一政策方向的一大变化是改变市场,从否定电子烟给了电子烟一个身份地位——和卷烟一样,但具体政策如何落实,仍然是悬在这个行业的达莫利斯之剑。

*标题图片及文字图片均来自视觉中国。文中,王军、李强、何军、云韵、小怡、王琦均为化名。

*免责声明:在任何情况下,本文所表达的信息或观点均不构成对任何人的投资建议。

报告/反馈

首页
产品
新闻
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