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烟困难,电子烟相对来说对身体的伤害要更小

2022-05-04 09:22:16

无数徘徊在戒烟和复吸之间的烟民,都在试图从电子烟中寻找希望。

怀着“香烟有害但戒烟难,电子烟对身体的危害永远小”的想法,马克(化名)开始接触电子烟,却从未想过要进另一个坑, “你别问,我没想到抽电子烟的频率比以前吸香烟的频率还要高。”

马克,一个90后,早期对香烟的瘾不是很大,但他也断断续续地抽了7年多,主要是在玩游戏的时候。“成本也比以前大了,平均每天10元,差不多是一包烟的价格。”

至于抽了10年烟瘾的叶星(化名),“抽完烟,只想再抽一根普通的烟,缓冲一下味道。” 叶星想用电子烟来减少每天的吸烟量,却发现“电子烟的味道真的不能代替香烟,想要戒烟,最后还是要靠自己的意志力。”

自2019年电子烟流行以来,关于它能否戒烟、是否更健康的争论从未停止。3月15日,央视点名曝光电子烟,媒体也对“恶搞”电子烟的资本骗局进行了梳理。然而,在诸多负面口碑的背后,电子烟的热度却一次次暴涨。

在淘宝首页随便搜索“电子烟”,大部分产品的月销量都在1000支以上新款电子烟,而2018年新款悦刻电子烟标有“月销量2.50,000+”字样。

打着“戒烟神器”旗号的电子烟是个什么样的生意?

半年融资近6亿元

2019年的电子烟正如预期的那样呈现出“集中爆发”的趋势。

据IT巨子统计,截至2019年6月5日,已有14家国内电子烟企业完成融资,融资总额约5.74亿元,高于此前的投资额。去年全年。其中,除了去年初入市的IDG、源码资本等知名投资方外,今年还加入了梅花创投和经纬中国。

在这些电子烟公司中,创始人大多有手机制造或互联网工作背景。比如悦刻创始人王颖,此前曾担任优步中国区负责人,FLOW创始人朱晓木则是前锤子。钟宇飞,技术UX产品总监、TAKI创始人,曾任小米21号员工。

▲2019年至今,国内电子烟项目融资概况。

大多数人不知道的是,虽然电子烟在中国并不流行,但它们最早是在中国生产的。

2003年,一位名叫韩立的药剂师在父亲肺癌去世后,潜心研发世界上第一支电子烟,并将其命名为“如烟”。公司的广告标语是第一年实现收入2亿元,巅峰时期年销售额近10亿元。

好时光并没有持续多久。2006年,央视突然曝出“如烟”的戒烟效果是假的,对身体有害。“如烟”的销量连年受挫,不得不放弃国内市场,走向海外。

“如烟”倒下后,国内电子烟并没有太大的声响,但国际对电子烟的热情却让中国成为了全球最大的电子烟代工工厂,而且大部分集中在宝安区, 深圳。数据显示,目前我国生产的电子烟约占全球市场的90%。

2014年电子烟作为亚文化回归中国,但当时电子烟主要是大烟(即功率更高、烟量更大的产品),操作有点繁琐,市场不大. 三年后,国际品牌“JUUL”研发出便携小烟,因其吸食效果更好、使用方便而吸引了众多国内外消费者,成为美国电子烟销量冠军。此后,山兰、悦刻等众多国产品牌开始布局小烟市场。

▲淘宝上的电子烟产品(按销量降序排列)。

作为全球最大的电子烟代工工厂基地,中国不仅拥有最成熟的产业链体系,而且拥有最多的吸烟群体。这么好的生意自然逃不过创业者的敏锐嗅觉。更重要的是,还有巨大的行业利润。

据某电子烟公司内部人士透露,吴冕财经(ID:wumiancaijing)证实,媒体报道的电子烟成本基本属实,大多在50元左右,而目前主流的电子烟烟身和烟弹市面上大多售价299元起,产品利润至少80%,入手电子烟门槛低,基本500万元就能拿下一个品牌。

早期投资人傅强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你花几个月到半年的时间联系供应商、备货、设计,剩下的就不需要做任何其他事情了。几乎没有硬投资。香烟本质上是一项非常轻的业务。

据介绍,罗永浩和锤子科技核心设计团队推出的小野电子烟在一个月内就已经实现盈利。

市场上常见的产品问题

门槛低、毛利高的电子烟,是一个名声完全不同的生意。

在公开场合,公司创始人认真强调,电子烟行业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电子烟产品本身也很复杂。“我们在电子烟油方面拥有核心技术。”

私底下,FA(财务顾问)在向投资人介绍公司时,还是会说,“电子烟没有技术壁垒,供应链很成熟,唯一的技术问题就是漏油问题,业内没有人能完全解决数百个问题,即使 JUUL 估值数百亿美元,也无法解决。”

“而对于做手机的团队来说,现在做电子烟这么少的事情,对维度来说是一次彻底的打击。” 足协口中的“这么低的东西”,也因为资本的支持而引发了诸多问题。

对电子烟还不够了解,兴致勃勃地进入赛道,随便找代工厂拿货代工,急于推出各种渠道的例子不胜枚举。但由于电子烟本身的器件构成中的电池、雾化器、发热丝等,存在皮肤破损、漏液、电极凹陷、短路等可能,甚至可能引发安全事故,如严重时爆炸。

其次,很多追求利润的人忽略了核心技术,只关注意外造型的快速迭代:很多创业公司只是简单地把锂电池、雾化器和烟弹等配件放在一起,换壳推出新产品。因此,市场上同类型、同档次的产品很多,差异化极低,很难实现真正的行业进步。

作为消费者,马克在这方面吃了不少苦头。“大概花了2-3个月的时间,才真正找到适合我的好产品。” 马克说:“因为漏油,可能要一两次使用,如果不能使用等问题,我们只能屏蔽店家的品牌,换另一个。有些烟弹电量不足, “没用完,香烟就没有电了。体验不好,就得继续改。”

2018新款三代电子烟_新款电子烟_iqos电子烟最新款型号

几经折腾,基本上市不到一年的电子烟品牌,马斯克表示不会掉以轻心,“因为基本都会有问题,比如电源和雾化器的问题工业设计,漏液等。”

由于技术和产品本身没有很高的壁垒,各家公司的竞争主要落在品牌营销和渠道上。业内普遍认为,悦刻每月能卖出几万台,多靠前期的广网络、顺利的投资和早期的营销烧毁。

RELX悦刻于2018年1月启动,获得源码资本和IDG提供的3800万元天使轮投资,估值1.9亿元;不到一年后,由山兴资本完成,具体细节未披露。A轮融资金额达到投后估值52亿元,增长近25倍。

▲悦刻官网截图。

在资金充足后,悦刻将通过启动京东众筹、开设快闪店、举办各类产品品鉴会、高标准新品发布会等方式,增加产品和品牌的曝光率。据了解,悦刻创始人王颖是前Uber高管,核心团队来自宝洁、联合利华、欧莱雅等多个专注营销的国际大快消品牌。

据新媒体《铅笔道》援引相关消息称,2018年9月,悦刻的月营业额约为1000万元。从单一品牌来看,悦刻已经提前问世。目前,业内只有悦刻做到了这个流水量。

而这些,马克并不在意,只是说“我看到了,评价不是很好,我没买。”

谁的奶酪动了?

世界上最无厘头的莫过于烟盒上的“吸烟有害健康”。明知有害,每年仍有数千万新烟民陆续上瘾,加入3.5亿人的吸烟大军。

也正是得益于这3.5亿观众,烟草业的利税总额连续四年超过万亿元,成为国家财政收入的重要且可持续的来源。

或许正因为如此,在劣质电子烟的呼声下,总有“谁都负担不起上万亿的税负”这样的评论。

虽然《光荣》在2019年3月15日晚会上,但央视只关注了电子烟对人体也有害的主要问题。消费者不应该为了跟上时尚而陷入另一种消费误区,根本不提企业主的顾虑。电子烟资质等问题。

▲央视315晚会曝光的电子烟。

事实上,电子烟行业并没有因此而被摧毁。

从电子烟公司的角度来看,他们押注的是3.5亿或更多人的实际需求,包括对健康、吸烟体验甚至压力缓解的需求,以及趋势、个性和年轻是否能撼动传统暴利烟草市场,占有一席之地。

目前,在我国,电子烟的相关政策尚属空白,国家烟草专卖局、安监局和食药监局尚未就电子烟作为烟草或药品的监管达成共识.

很多从业者也试图利用监管的空白期来赚快钱。“就像玻璃瓶里的苍蝇,路是光明的,但未来不是。” 一位从业者在接受《深网》采访时说。

据五棉财经(ID:wumiancaijing)了解,更多电子烟品牌寻求传统烟草巨头的进入,充当保护伞。未来如果监管需要发牌,传统烟草巨头可以带来一定的便利,而如果未来甚至全面取缔,为了避免国有资产流失,国家队的纳入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保证。

再比如YouMe,在市面上大部分电子烟还是以电子烟为主的时候,他们就大力布局加热不燃烧电子烟。在YouMe看来新款电子烟,相比于可能面临监管问题的基于烟油的电子烟,目前适用于市面上所有香烟的精烟宝不会违反国家政策,“因为它不会破坏中国的传统烟草市场。” ,但只为香烟“清洁”。

6月3日,据《新京报》快讯报道,从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官网获悉,电子烟强制性国家标准已通过审核,目前处于“审批”状态。年内发布。

新国标即将出台,各家电子烟企业的时间似乎不多了。

业界对电子烟的未来趋势大多集中在三种猜测上。一是像传统烟草一样全面管控,不允许民间资本进入;二是实行许可制度,只有获得许可的企业才能合法销售烟草;第三个方向可能是学习 欧洲部分地区的做法更加自由化,企业只需简单备案即可运营。

“作为一把双刃剑,电子烟监管制度可以合法化,也就意味着国家合法承认这个产品,小品牌、小作坊等形式的企业势必没有多少空间,还会有是一轮行业洗牌。” 为回应监管政策,某电子烟企业人士回应吴勉财经(ID:wumiancaijing)。

6月4日,罗永浩在微博转发了这条消息,并评论说:“这是好事,早该有国家标准了。” 我不知道他是否已经准备好了。

|杀死特斯拉的最后机会|

|泰禾负债2112亿 | “新茅台”保持稳定|

|谁来陪瑞幸再过三五年|

|市值蒸发527亿美元,百度触底了吗?

首页
产品
新闻
联系